FC2ブログ
ヘッダー画像

プロフィール

Sono

Author:Sono
貴方の御意見を歓迎します。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最近の記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category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葉城松和張璧坤

2014/06/06
category - 政治
コメント - 0
                         
葉城松和張璧坤
獻給嘉義的勇士們

謝聰敏

在太陽花運動中, 我們都欣賞魁力十足的學生領導人林飛帆和陳為廷的憂國憂民的愛國情操. 六十年前, 台灣也曾經有過規模不小的學生運動. 也有中學生和知識分子和労工參加. 國民党政府以「白色恐怖」清除參加的青年. 我在立法院提出轉型正義, 研究「白色恐怖」案件. 有一部份嘉義的「白色恐怖」受害人由張旭成委員轉交給我有關資料. 我在立法院以公聽會的方式公佈與嘉義有關的李登輝案, 湯守仁(高一生) 案, 與劉明案. 立法院是概括立法, 其他案件未曾逐案討論,.

李登輝案舉出兩位傑出的學生領導人: 嘉義的葉城松和張璧坤. 軍事法庭的判決書指出: 「葉城松於三十六年十月, 由奸匪李登輝介紹參加匪幫後,受楊匪廷椅領導, 坦任台大法學院支部書記. 」李登輝在日本認識台灣同郷陳震基. 回到台灣, 陳震基在水利會工作 . 李登輝邀一批憂國憂民的學生住在川端町的水利會宿舍 . 取名「普羅寮」. 我向舊金山的陳震基求証, 許多學生在這裡聚會. 据陳炳基回憶, 他曾経遇到葉城松, 但李登輝卻說不認識葉城松., 怎麼會介紹葉城松入党? 葉城松和張璧坤分別是「台大法學院學生自治會」的正副主席. 高中就參加學生運動的成功中學學生楊國宇曾経告訴我, 他看過葉城松張璧坤在法學院操場野火照明的晚會中演講 調查局卻將互不相識的李登輝和葉城松編在一起, 楊廷椅又是李登輝好友, 遂羅織了共產党「臺灣省工委會台大法學院支部案」,沒有和真正的李登輝對質, 月珠說葉家不認識李登輝, 保密局谷正文說李登輝只是書生不能造反, 竟槍決了李登輝領導的「普羅寮」的愛國學生, 包括嘉義的好子弟.

葉城松的父親葉火生是嘉義火車站的副站(驛)長. 我找不到葉家的去向. 陳安瀾告訴我, 張璧坤有一個弟弟張璧江, 也是出獄政治犯. 於是我在朴子找到張璧江. 張璧江和張璧坤兄弟不同案. 張璧坤化名「呂水清」---水清可鑑---開始逃亡之旅, 特務机關施展白色恐怖網. 張璧坤躲在田中央的吳水流家, 吳水流是貧農 獨門獨院, 可防止他人挙發. 吳水流出獄時只帶一份判決書. 吳水流死亡時只留給子孫這一份判決書. 吩咐子孫後代善自保存. 葉城松張璧坤槍決時沒有給家屬任何判決書. 吳水流的判決書就是他們生命中唯一遺留的文件. 張璧江帶我到吳水流家, 吳家給我這一份判決書. 我在立法院公佈, 讓判決書流傳

可是葉家的遷徙流離, 不知去向. 判決書上有葉家舊地址, 張璧江帶我到嘉義市地政事務所, 我以「立法委員」的頭銜拝托所長派遣四個工作人員用三小時時間找到葉家地址. 但是葉家又搬家. 我們最後找到的葉家己経搬了三次. 現在葉家又遷徙了. 葉城松的墳墓也改頭換面了.

葉火生是民國前九年生, 葉城松是獨子, 在台北念書, 葉火生遂認養親戚的女兒葉月珠做養女. 据月珠解釈, 葉城松是相當孝順的好人, 可惜參加政治活動, 讓葉家無後, 斷了香火. 葉火生享年九十餘歲, 起居生活全由月珠照顧.

葉城松就讀台大時和碧霞小姐訂婚. 未婚妻碧霞在嘉義病院工作. 葉城松在逃亡之旅程中仍和碧霞保持交往. 葉城松被捕的時候, 碧霞也涉案入獄. 一對感情深厚的薄命鴛鴦. 獄中一個特務也愛上了碧霞. 葉城松自知面臨死刑. 碧霞和通緝犯交往, 知情不報, 也難逃牢獄之災. 特務表明碧霞如果嫁給他就可保來日平安. 葉城松得知此事, 慷慨同意解除婚約. 當時, 他們才訂婚三個月而己. 葉城松在臨死前又面對羅織的罪狀, 又與未婚妻生離死別, 精神受盡折磨, 苦不堪言.

解除婚約後, 葉城松在獄中等待死刑, 從獄中購買紙張親手貼出手工藝品---
相簿, 相簿第一頁有一首四言詩作: 「心憶穩固, 松柏凌空, 白碧清淨, 彤霞放光. 」詩中暗嵌「碧霞」兩字. 以「松柏凌空」描寫「城松」慷慨就義 未婚妻碧霞雖然解除婚約, 仍然深愛碧霞, 內心哀傷糾結不己. 獄中親手剪貼相簿是葉城松的唯一遺物. 於是我邀國史館張館長接受月珠的捐贈留為葉城松案的紀念品.

張璧江是小學老師. 他投入反對運動不是來自於張璧坤. 張璧江的小學教師同事早已流傳左傾激進思想. 他的妹妹張小姐早就做人權工作, 現在她還出任政治受難人「關懷協會」的縂幹事.

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令未経立法院同意. 我支持政治受難人向大法官會議聲請解釈, 並請黃維幸律師, 魏千峰律師
和陳達成律師出任代理人要求公開辯論. 司法院是縮頭烏龜, 不敢面對公開辯論, 以閉門會議否決. 司法院就是一個黑社會. 於是我向監察院控告大法官會議瀆職. 監察院由黃煌雄委員(民進党), 劉興善委員(國民党) 和葉耀鵬委員(無党派) 調查. 在2010年5月6日的諮詢會議中, ,黃維幸教授指出, 國安法禁止叛亂罪上訴, 大法官以非”終局判決” 為理由不受理, 是”不可能的事情”. 法律不可以” 不可能的事情” 要求政治受難人, 大法官不僅沒有常識, 而且違反查斯丁尼法典以來法律確立的原則.

黃維幸教授指責, 台灣省戒嚴令實質條件不合, 程序也沒有完成.

蔡墩銘教授主張, 一般認為程序比實質更為重要. 法律要有效, 法律通過要合法, 戒嚴令不合法, 不能實施戒嚴法的內容.

實施戒嚴可否沒收財產? 蔡教授指出, 沒收是從刑, 一定是各別宣告, 不能用慨括的方式. 一定要司法審判程序.

劉幸義教授指出, 國安法排除人民上訴權不可思議, 案件多涉及人力問題, 時間久是証据問題, 不能假借沒有發生的戰事排除上訴權. 這是不合憲. 戒嚴令違法, 國家要賠償..

胡佛教授認為當時的戒嚴令不符合戒嚴法的規定. 既然有憲法就要遵守. 憲法效力最高, 臨時條款效力怎麼高於憲法加以凍結呢? 我認為臨時條款是違憲的.

後來司法院曾経宣佈, 司法院將有大變革, 審理中案件將可直接釈憲. 政治界就是罪惡界, 且看司法院這次宣佈轉型正義,能夠救援弱勢中的弱勢 政治受難人和他們的眷屬, 改變司法院是黑社會的形象嗎 ?


2014. 6. 6於新北市







関連記事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