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ッダー画像

プロフィール

Sono

Author:Sono
貴方の御意見を歓迎します。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最近の記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category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謝聰敏序:權利是爭取得來的

2007/09/26
category - 政治
コメント - 0
                         
謝聰敏序:權利是爭取得來的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聯合國大會通過《普世人權宣言》,明年將屆六十周年。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國家濫用國家權力迫害人民,美國羅斯福總統在戰爭期間提出四大自由:言論、信仰、免於匱乏與恐懼的自由,作為號召。戰爭末期,美國主張將人權列為新國際組織的基礎。「聯合國憲章」包含七條人權條款,由人權委員會起草《普世人權宣言》,將人權作為政治武器,這是人類史上一大成就。

二十世紀所稱的人權,源自西方傳統的「自然權利」或「人的權利」。本書作者蔡百銓先生在真理大學教授人權研究,以《普世人權宣言》為中心,追溯人權發展根基到古代。我是在民主運動中認識他。他是個具有理想與熱忱的青年。在麻木與消沉的國民黨統治下,他甘受艱苦,不避挫折,參與民主運動,共同挽救國運。從他的寫作,他介紹人權的發展,探討台灣情勢,處處可以看見他流露著愛國情操和鄉土忠忱。他依據法國學者瓦薩克的主張,把人權分為三個世代:第一世代人權包括公民權與政治權,第二世代包括經濟權與社會權、文化權,第三世代包括自決權、自然資源主權、發展權、環境權、和平權等。

人民返鄉的權利

公民權與政治權已由各國憲法保障。即使在史達林暗時代,蘇聯憲法也保障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包括群眾大會和遊行自由,人權都被稱為人類共同資產。

然而「權利」字義模糊不清。人民有居住的自由,也和其他公民權和政治權一樣,是實際的權利。可是1986年我們「海外組織」在美國發起返鄉運動,美國許多媒體都報導,人民有返鄉的權利。許信良還是台灣通緝犯,想要回台到案。路經東京,當地日報和電視都以頭條報導。中曾根首相說:「一夜之間,全日本都知道許信良要回家。」但是國民黨阻止許信良登機。居住自由的遷入權是憲法保障的權利,是實際的權利。國民黨政府排拒人民返鄉的權利。許信良繞道菲律賓返回桃園機場,國民黨將原機遣返菲律賓,拒絕台灣人返鄉。

1987年,國民黨再次拒絕流亡海外的台灣人返鄉。國民黨公然挑戰《普世人權宣言》第十三條第二項規定:「人人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1988年或許由於輿論支持,我獲准返回台灣。許信良選擇從中國搭乘走私船,越過台灣海峽,被台灣巡邏船查獲,因而送進台灣監獄。當時台灣是一個監獄島。他求仁得仁,走進台灣牢房。權利是爭取得來的。

民族自決的權利

現在台灣爭論最多的問題,可能是「自決的權利」。二次大戰以後,人民自決權是從聯合國憲章展開的。蘇聯提出修正案,受到起草委員會接納,列入憲章第一條第二款(發展國際間以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為根據之友好關系)。1950年聯合國大會以第421決議案,確認民族自決權是一項基本人權。1960年由赫魯雪夫提議,聯合國大會以「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的第1514號決議案,再度重申「所有人民有自決的權利」。這個決議案以89對0票通過,學者認為具有法律性質。1981年《非洲人權和民族權憲章》第20條也明白指出,「一切民族均擁有生存權,他們均享有不容置疑和不可剝奪的自決權」。

中國出版的《聯合國憲章詮釋》詮釋憲章第一條第二款,以「阿爾及利亞獨立運動」為例,認定聯合國有義務幫助阿爾及利亞人民取得民族自決。法國是宗主國,1959年戴高樂將軍宣布給予阿爾及利亞人民決定自己地位的機會,聯合國大會才正式通過決議,根據憲章,承認阿爾及利亞人民自決權。

當年阿爾及利亞人口約有八百萬回教徒,回教徒又分為巴巴人和阿拉伯人。歐洲移民約有一百二十萬人,他們都說法語,並受法國文化陶。六千多名歐洲移民,擁有阿爾及利亞87%土地。法國和法國移民都說,阿爾及利亞是法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如同中國和二次大戰後來台的人都說,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阿爾及利亞臨時政府願意和巴黎談判,但是巴黎政府既不承認、也不談判。戴高樂不接受聯邦和超國家組織。1959年戴高樂在美國壓力下,提出了民族自決,仍然企圖挽留阿爾及利亞。當時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軍已經決心獨立,不為所動。

1961年1月8日,法國舉辦自決的公民投票。無論是法國本土或阿爾及利亞,都有三分之二以上投贊成票。在東西冷戰中,阿爾及利亞得到社會主義國家支持,才能突破僵局。戴高樂勇敢面對法國不敢面對的現實,承諾「阿爾及利亞人的阿爾及利亞」(Algerian Algeria),阿爾及利亞才透過公民投票獲得獨立。

偉大人物之所以偉大,就是他能說出人民要他說的話、做出人民要他做的事。我們也希望中國早日出現偉大領袖,面對中國不敢面對的事實,尊重台灣人民自決的權利.

落實法律上的權利

我舉出人民返鄉的權利和民族自決的權利為例,討論如何捍衛法律上的權利,使之成為實際上的權利。民族自決是集體權利,常常需要武力作後盾。捍衛公民權和政治權等人權,也必須依靠國際上的新制度。海牙設有國際法院,當事人卻限於國家。關於經濟權與社會權,聯合國憲章第55條規定,聯合國應促進「全體人類之人權及基本自由之普遍尊重與遵守」(第三款),第56條則寄望「各會員國擔允採取共同及個別行動與本組織合作,以達成第五十五條所載之宗旨」,由不同的程序來實現。

在人權委員會中,會員國之間意見紛紛,因為設立國際機構可能減損國家主權和獨立。亦有主張常設性的委員會或機構或國際法院受理個人或非政府組織申訴。聯合國不是唯一的國際人權組織。歐洲人權委員會和歐洲人權法院終於接受個人的陳情。需要人權的人應該得到保障。





                
関連記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